❤Cynthia's Life❤:

By Natalie Woolman
2012/02/10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Tom在他办公室的“猪窝”里东翻西找田纳西•威廉斯的语录。过了几分钟,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后,他回到电话前,没作任何说明,就拖着一口标准的美国南方口音读了一小段引文。随后,他又email给我另一段摘自威廉斯一个短篇故事里的引文,那也是这周他将要在Criterion剧院的舞台上读到的,因为它“简明扼要地阐释了主题”。先不谈其他一切,Hilddleston似乎是对“完美专业素养”的活体注解。

“每一次我所做的就是沉浸。我将自己完全浸入戏剧、电影、故事和角色之中,并运用一些衍生知识以及图像、音乐和其他东西来丰富自己的想象。

“在家里我有一个小小的办公室,完全是个猪窝...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每一件东西在哪里,墙上四处粘着的小东西,公文筐里的文件、存在电脑里的文档、iTunes里的列表——一切我认为能够启发我的东西。”他说。

Hiddleston说,无论是在排演戏剧、还是拍摄电视剧或电影,他都要经历这个过程。在这三个行当中,他的表现都让人赞不绝口,包括BBC剧集《维兰德》和《克兰弗德》、电影《雷神》和《战马》。与此同时,他在Cheek by Jowl’s剧院的戏剧《辛白林》、和在Donmar Warehouse剧院的《奥赛罗》(饰演卡西奥,与Ewan McGregor饰演的伊阿古演对手戏)这两部作品为他赢得了2008年劳伦斯•奥立弗奖“最佳新人”奖的两次提名。除了充分的准备之外,他是否还运用了其他技巧呢?
“我把剧本记得滚瓜烂熟,就算被车碾过我也能还能背出台词来。所有的演员都在寻找一种自发性,我不希望我的表达或任何一个场景会让人感觉是死记硬背、预先排演的,或是勉为其难和在意料之中的。在我看来,要在表演中真正地释放自己,就要对台词了然于胸、熟稔于心。就像音乐家——音乐家能够随着节奏演奏他已熟记的曲子。对此我总是有个不怎么恰当的比方,就好像用爵士乐的方式去演奏古典协奏曲,如果演奏者不熟悉整个作品的结构,就很难自由地去演奏它。”

听起来这是件繁重的工作,Hiddleston说,他的朋友说他工作太努力了,他完全可以放轻松一些,临时准备一下就好,但是,他可不想被观众发现犯错误。他说,当他坐在台下时,带有一丁点表演技巧痕迹的演出都会让他感到很扫兴。“我想我所做的这些,都是为了确保自己能做到真实。我知道听起来很严酷,但这就是我的方式。”

这也许会让Hiddleston显得有点笨拙,甚至是浮夸。但他不是的。他咯咯傻笑了一下,担心他的话会显得做作。他一口气说出他想要扮演的莎士比亚剧中的角色——班狄克、哈姆雷特、麦克白、伊阿古——又立马打住说,“若能扮演其中任何一个我就很走运了。” 他还有个很可爱的习惯,就是对与他合作的演员都称呼其全名,对他来说,似乎对Jeremey Irons直呼Jeremey会显得不尊重。

得益于他作为演员的自信和他对于自己在演艺圈地位的谦逊,Hiddleston在BBC即将播出的“亨利四部曲”改编剧中出演了哈尔王子和长大后的亨利五世。这个人物的日益成熟和自我信念似乎也是Hiddleston的真实写照。

然而,由于拍摄日程的缘故,Hiddleston的所有场景几乎都是按相反顺序来的,这也意味着他将哈尔的精神之旅逆向行走了一次。

“我在整个拍摄的第一天——一点不假——就是‘好朋友们,再接再厉,向缺口冲去吧’。那是第一场拍摄、第一天、第一块场记板、第一个镜头。跳下马,念出可能是英国文学里最著名的台词。

“这就好像,我一开始肩负着一场战争的重量和责任,然后随着拍摄日程的推移,我一直在推脱着责任,我最后拍摄的场景是与福斯塔夫在Eastcheap的野猪头酒店,那场戏充斥着哄笑和无礼行径。”他说。

由萨姆•门德斯制片的《理查二世》、《亨利四世》上下和《亨利五世》是对伦敦文化奥运的献礼。Hiddleston回忆他第一次被莎士比亚打动的经历。“那是去看《无事生非》,14岁的我为着看Denzel Washington而去,却带着莎士比亚离开。

“在我看来,莎士比亚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他属于所有人,而不仅仅是纠结于韵律分析和台词解读的学者们。不论是在哪种文化和哪个时代,莎士比亚都注定要被表演、被戏玩、被剪切粘贴、被改造和复兴。我认为电影是一种普及和散播的方式,能使之进入更广泛的人群之中,而这样一来我们也算是尽到了一份力。”

他说改编剧本运用了“恰到好处的泥淖和鲜血”,他也希望战斗场面能够“通过电影拍摄的手法,而不是舞台呈现的形式,将所有最棒的元素结合起来。”在拍摄完电影《战马》后,Hiddleston就特别意识到了这种区别。国家剧院推出《战马》的舞台剧不久他就前往观看了,进入电影剧组后又看了一次。

他谈到他所看到的主要差异。“可以说,在我印象里,这场舞台演出是对剧院魔力的最佳例证。剧场架构中的那些道具绝对激动人心。你所看到舞台上的一切真的在发生——那是一个观众不得不去相信的幻影。

“电影则是一种更为如实的形式,因为较之运用声效、音乐和剧场一贯的方式去启发观众,让人去想象德文郡的风光、法国北部的战壕、雷雨、枪炮、泥沼、铁丝网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惨烈,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能够运用他的整个制作团队、尽可能地去重塑那些场景,再进行真实的拍摄。”

当Hiddleston还在剑桥读书时,因为出演《欲望号街车》而被经纪人相中。在RADA进修之后、在出演了风靡全球的大片《雷神》之后,他回归作者进行舞台阅读似乎是一件恰如其分的事。他将与Niamh Cusack, Russell Tovey和Sarah Solemani一道出现在Criterion的舞台上,参与反情人节的特别演出“怪诞爱情故事”。Hiddleston将要读的是威廉斯的情欲故事“The Kingdom of Earth”。什么样的诱惑能让他不止一晚地重返舞台?

“每一次当我想,我要腾出四个月的时间去演一部舞台剧的时候,就有人邀请我去拍电影,完全无法拒绝,所以这很难。”他说。

“我很想最终尝试一番所有那些了不起的经典角色,但有太多的作品在制作中,你得先成为一个电视电影大明星才能够要求参与进去。”

或许Hiddleston还浑然不自知,但他已经信步前行在蜚声影坛的道路上了。


评论
热度 ( 22 )
  1. fumi❤Cynthia's Life❤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隔壁小王❤Cynthia's Life❤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fumi | Powered by LOFTER